寝室的灯光一直是个问题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快四年了。
     在这座几十年历史的老楼里,背阴面的房间不知道说它是相对不错还是该给个差评,因为若想着夏天会阴凉点,但是冬天就会很阴冷,事实情况是夏天由于通风不畅,况且40度的风吹过,阴凉只是愿望而已 。其实这些也都认了大家都一样的,但是灯光也不给力,明亮在我这里就是一种向上的心情,两个日光灯日渐昏暗,宅居动物的我都一直无法适应,推想而知蝙蝠适应黑暗,猫头鹰也是,经过了多么多么久远的时光。去到那种中等大小的教室,一排排灯光亮起,心里都会很敞亮。
     黄儿回家奋斗心中编导理想时遗落下一盏有几十个led发光管的小台灯,现在我正在用着它,昏黄的光和白亮的光,聚焦在面前的笔记本上,会很明显的把眼前的这片区域和周围区分开来,就像有时候会站在人群中感觉到自己并不和周围是一个整体,或者说并没有身在其中。这个让人愉悦的部分也似乎只有自己能够感觉到,想要和别人分享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空想,无法站在这个位置就是无法体验到。这也成就了有时候必须自己体验到的一个人的美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