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梦不是那种激烈的,有些凉,在身体上的反应就是泊先生不由自主地拽了下被子,可还保持着一条腿的一半在空气中裸露。梦的结尾是很深的思考,梦中的他,不断质疑着眼前的情况:没理由啊,不可能是这样子。突然有些头疼,很努力地想把时间线索向前延伸,却像在那里挥动黑板擦,越经过越空白。
有些焦急地醒了。
“终于秋天了啊”泊先生心里感叹道。